陈静:文雅而叛逆的女乒冠军 打球从商两不误
http://2008.qq.com   2006年12月25日00:44   腾讯专稿   我要评论(0)   
[1] [2] [3]下一页

陈静:文雅而叛逆的女乒冠军 打球从商两不误

2001年新年伊始,悉尼奥运会乒乓球女子单打季军陈静签约广东福地俱乐部,加盟内地乒乓球超级联赛。这位被大陆女乒视为头号劲敌的中国台北选手再度引起人们关注。 

签约仪式上的陈静风姿绰约、温婉可亲、平易谦逊,很难想象她就是那个赛场上球风犀利、不露声色、模样极酷、单枪匹马地与强大的中国女乒抗衡的骁将。横跨四届奥运金银铜尽收,三枚奖牌分属海峡两岸,这位乒坛 “常青树”无论是事业还是生活都极富传奇色彩。

温文尔雅的陈静其实从小就有着一股旁人没有的冲劲和叛逆精神。 有一年,武汉市举办少年乒乓球比赛,陈静对队友说:“我谁也不赢,就赢上次拿冠军的某某某。”果然,陈静赢了那名上届比赛的冠军,但其他比赛乱打一气,结果总分极低。 别的孩子都要听教练的话。不到12岁的陈静却表示:教练说得对的我就听,在球场上是我与对手打,对手打我哪里最难受,我自己最清楚,我打对手哪里最难受,我也最清楚。 

陈静入选湖北省队时,成绩并不算突出,但是,当时的湖北女队教练、早年的女乒国手冯梦雅还是看中了陈静。“她打球虽然力量轻,但线路活。”冯梦雅说,“气质也与众不同,别的小孩打球都比较注意教练员的脸色,但她看都不看。”

从汉城奥运会夺金归来,陈静萌生了退意。她说这种想法是站在汉城奥运会领奖台的那一刻产生的。“我很小的时候就有一个梦想:要拿世界冠军、要拿奥运会冠军!但是当我真的拿到奥运会冠军之后,我突然觉得我没有目标了。我站在领奖台上就想,我这样就是冠军了?我还有很多要改进的,又一想,我终于拿到冠军了,我可以干点别的事情了。”  

陈静是一个兴趣广泛的姑娘,很多事情她都想尝试。但自从7岁时阴差阳错与乒乓球结缘之后,她的世界从此几乎只剩那小小的圆球。陈静坦言,乒乓球让她得到了很多,也让她失去了很多。  

1989年陈静被派往德国多特蒙德参加第四十届世乒赛。虽然她全部进入了单打、双打与混双半决赛,却一个冠军都没有拿到。在这次世乒赛上,首次代表中国队参加世界比赛的乔红与邓亚萍开始崛起。  

1990年北京亚运会,中国队没有奥运冠军陈静的名字。22岁的她决定离开国家队,到日本读书。出境手续办得并不顺利。出国的想法也遭到家人的反对。记者从一位知情人士那里了解到,当时中国乒乓球的一位高层官员甚至表示“陈静不能走,她出去了就是一只虎”。  

陈静最终把目的地锁定在台湾。台湾宏碁电脑公司选择了这位奥运冠军,一方面利用她的身份和形象做产品行销,一方面让她指导公司的乒乓球队。 “有一种说法说,运动员到了外面和中国队就没得比了,我想试一下”   

陈静赴台湾发展的初衷并不是复出乒坛。她说,在1988年汉城奥运会夺金后,最大的心愿是尝试其他职业,并且多读一些书充实自己,同时借教乒乓球改善经济。但对这位远没有结束运动生命的奥运冠军,台湾方面自然不愿闲置起来。台湾各界纷纷鼓励她重披战袍,为中国台北队效力。“另一方面,当时好像有一种说法,有些运动员到了外边以后,和中国队就没得比了。我这个人,有时候真有一点叛逆的心理。不可能的事,我就想试一下 ……不是说与中国队比,而是说与世界最好的选手比……是不是离开了内地的环境,我就真的不可能再保持世界巅峰位置了?”   

在中断比赛与训练三年之后,陈静重出江湖。复出的第一年就在瑞典举行的世乒赛上夺得了女单亚军。可是,陈静在1994年广岛亚运会和1995年天津世界乒乓球锦标赛上受挫,到了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陈静让世界乒坛大吃一惊,她只输给了邓亚萍一个人。  陈静说在台湾练球最大的问题是训练条件差。“乒乓球是一个非常强调与不同风格高手对练的项目”,陈静的苦恼也就是在岛内找不到对手,陈静认为,所谓的“海外兵团”最终难以与中国人抗衡的主要原因恐怕也在于此。

[1] [2] [3]下一页
404-1
 
页面没有找到,点击带您进入 腾讯网首页!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