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排主帅慨叹压力大 周建安:2007年老了五岁
http://2008.qq.com   2008年02月03日07:26   天府早报   我要评论()   

2007年12月11日,连续多日艳阳高照的成都突然阴冷了下来,天空中飘起了毛毛细雨。周建安倚在中铁二局的体育馆门口,大口地吸着手中的香烟,此时,体育馆内进行的比赛刚刚结束,四川男排2:3不敌山东男排,而国家队主力二传姜福东在比赛中发挥失常。

看着鱼贯而出的球员,周建安狠狠地将烟蒂扔在地上,大踏步的走到姜福东的身边,似乎要点醒自己的这位得意弟子,然而嘴张到一半,周二哥却转头向门口走去。就在众人不明就里时,快要走到门口的周建安又折了回来,用手轻轻地拍了拍姜福东的肩膀,依然是什么也没说。随后他走到门边,点燃了一支香烟……

“国家队主帅这个位置,是自己拿盆火在上面烤,拿把刀在头上悬,不好坐啊。”随着奥运(搜吧)会越来越近,周建安也越来越喜欢念叨这句话。队伍尚未磨合好,球员表现不佳,时间紧任务重,各方的压力,让这位41岁高大汉子的背影看上去越来越矮。不过,在对外场合,他总是用“我没什么压力,和女排相比,我们男排与世界强队差距很大,这一点我相信排管中心的领导清楚,要求我们能取得很好的成绩是不现实的”来应对所有关于成绩预测的提问。不过,无论是球迷还是领导都认定男排在这次奥运会上的底线就是8强。那段时间,对于周建安来说就是一种煎熬,他曾经无数次的向记者哀叹:“这一年来,我老了至少5岁。”

随着排管中心将男排的目标从8强下降到“打几场让群众满意的好球”,周建安终于感到身上的担子轻松了不少,在训练场上也越来越多地露出笑脸。不过,对于缺兵少将的周家军来说,“打几场让群众满意的好球”也并不是一个可以轻易完成的指标。为此,从1月18日,他们就开始长达218天的集训,这也意味着春节他们将无法与自己的家人一起度过。周二哥倒对此看得很开,“年嘛,每年都要过的,但是奥运会不晓得要多少年才轮到中国举办一回,为了到时候能让广大球迷高兴一下,我们现在辛苦点也是值得的。”因此,他对过年的规划也很简单:叫上几个朋友,找一家正宗的川菜馆。点上许久没吃上的毛血旺和小龙虾,叫一瓶温润的江南黄酒,“喝杯酒,就彻底的放松了!”早报记者何鹏楠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