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波及汤尤杯 徐怀雯心忧家人女记者痛哭
http://2008.qq.com   2008年05月14日10:38   大洋网—广州日报      

“四川地震了!”前天的尤伯杯比赛中,代表德国女队同中国队交锋的“川妹子”徐怀雯听人说了这么一句,她开始以为是句玩笑话,刚打完比赛的她也没当真。但之后不久,陆续又有几个人走过来让她给家里打电话,父母都在成都居住的徐怀雯立刻紧张起来。

徐怀雯已无暇顾及比赛,马上通过朋友询问成都的情况。“没事,成都城里没事。”当得知成都市区暂时安全,老家在四川的徐怀雯才放下心来。“一会儿我回去再问问,应该没什么事。”徐怀雯和来自四川的记者互相安慰起来。

新闻中心里,一名家在成都的记者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跟家里联系。但是电话怎么也打不通,“怎么办啊?我家离震中比较近,听说什么医院塌了,我家就是医院的啊……”说着说着就哭了起来。这么一来,让原本还互相宽慰的人群突然都紧张起来,纷纷打电话回家。“什么?北京也震了?我们家没事吧……”之前还谈论比赛的汤尤杯新闻中心里,话题都围绕着地震。就连MSN、QQ上的每一次闪烁,带来的都是与地震有关的消息。新闻中心里的网络故障一度导致与国内失去联系,很多人后来都收到了这样的信息:“泰国也地震了,你们那有震感吗?”一切平安,成了这一天人们最大的愿望。

一位来自成都的记者紧张地盯着MSN,希望朋友帮助她尽快打听家人的情况,但朋友一直没能与她的父母取得联系。不过,朋友在MSN上转发来她丈夫的短信,让这位原本还无比镇定的女记者一下软弱了起来。第一条是:都活着,死不了,受了惊吓是真的。过了一会儿,就转来第二条:世界末日的感觉。随后,这位记者的朋友又转来她丈夫的第三条短信:告诉她,恐惧只在心中,她老公是英雄,我还救人呢!

在赛后采访中国羽毛球(搜吧)队总教练李永波(Qzone)时,也有记者提及了这个话题。“四川籍的队员家里有影响吗?”有记者急切地问。一直还沉浸在比赛中的李永波之前还不知道这个消息,但他说:“现在我们肯定都得以比赛为重,如果真的需要,我们队里一定会提供帮助。中国羽毛球队一定会考虑做些什么。”而离灾区最近的包括了老家重庆的女双队员张亚雯,以及来自四川的男单主教练钟波、男双主教练陈兴东。

震前几天离开攀枝花训练基地

中国女垒幸运躲过地震灾难

中国女子垒球队长期在攀枝花训练基地备战奥运(搜吧),地震后,记者得到确切消息,她们已经在前几日到达天津,并没有遭遇到地震灾害。

中国女垒自去年日本杯四国邀请赛后进入冬训,在上海短暂停留后来到攀枝花训练基地并一直在此集训。在得知地震灾情后,记者联系到国家体育总局手曲棒垒中心,得知中国女垒已于前几日到达天津进行集训。

通信受阻一度与家人失去联系

花泳姊妹花焦急等待终放心

中国花样游泳(搜吧)队“姊妹花”蒋文文/蒋婷婷,是土生土长的成都人。在得知地震发生之后,她们就一直在与家里联系。经过几个小时的等待之后,姐妹俩终于得到消息:“一切平安。”

目前正是北京奥运会的紧张备战期,蒋文文/蒋婷婷每天的生活都围绕着训练进行。当12日下午北京受到地震波及时,姐妹俩还是像往常一样在国家体育总局训练局内训练。由于在水中的缘故,两人并没有感受到地震的来袭。

当她们晚上结束训练之后,得知家乡受灾之后,就立即与远在成都的父母联系。不过遗憾的是,由于受到强震影响,成都的通信一度拥堵,导致通讯中断。因此在晚上8时左右,当记者与蒋文文短信联系时,心急的她却回复道:“跟家里联系不上。”短短的几个字,将她们急切的心情描述得真真切切。

随着受灾人数的上涨,蒋氏姐妹的心情也丝毫不能平静。与家人联系不上,这令她们心急如焚。还好在几个小时的等待之后,家里终于打来了电话报平安,这才让她们平静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