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新社:阴霾,不仅因为“亚运怪圈”
http://2008.qq.com   2006年12月10日09:42   中国新闻网   我要评论(0)   

中国羽毛球队在多哈拿到四枚金牌,虽然成绩如愿超过上届釜山亚运,但最终男、女团体、女双和混双的四金光辉却远不足以逼退笼罩在这支世界顶级球队头顶的阴霾,而这一次的阴云密布,绝非一个“亚运怪圈”能够解释。

世界大赛上几乎所向披糜的中国羽毛球队亚运会上接连遭遇莫名打击,一九九四年广岛,颗粒无收;一九九八年曼谷,三金收场;二00二年的釜山,只有两金入帐,这样的成绩对于习惯于在国际赛场上大把捞金的中国羽毛球队来说无疑是个怪圈。

此次多哈,中国羽球队赛前立志“雪耻”,刚刚在世锦赛上横扫四金的他们旋即投入封闭集训,虽说亚运会羽球水平不亚于世界大赛,但总共七枚金牌中,中国队心中的目标肯定不仅是对外宣称的超越上届。

首先进行的团体赛中,中国羽球颇具强国之风,除男线决赛打满五场略感吃力,其他场次均较为轻松,总教练李永波当时甚至从容评价说:“男团决赛险胜是好事,有利于点燃球员兴奋点。”

然而单项比赛自第二轮开始坏消息便接连不断,男单方面鲍春来被陶菲克轻松淘汰止步八强,唯一挺进决赛的林丹最后一役不敌老对手陶菲克抱憾摘银;由张宁和谢杏芳两员大将组成的女单双保险被中国香港王晨、叶佩延一老一小意外击破,最终竟无缘决赛;两对男双亦是早早被挤出四强,不再有任何争牌机会。

最终,赛前似乎实力最强的中国队未能如预期般在阿斯拜尔体育馆掀起夺金狂潮,尤其是在含金量较高的男、女单打项目上的失利,使得他们的此次亚运之行再次饮恨而终。

然而此次的尴尬战绩不再有以往亚运会上那么多的阴差阳错,一个亚运怪圈已经远远不能成为其最终的解释。

最不可忽视的失败发生在女子单打。一向坚不可摧的中国女单未能闯入决赛,消息一出四野皆惊,“由辉煌陷入低谷”的说法虽然略显夸张,但此次失手多少存在必然原因。

总教练李永波赛后对此的解释为,亚运会赛制所致,“亚运会是唯一有团体赛又有单项赛的大赛,很多球队输球后便全身心备战单项,但是我们打到了决赛,这对于一些选手而言会引发疲劳。”然而事实是,一方面中国队在女团方面并未遭遇劲敌,体能消耗必然有限;另一方面谢杏芳与张宁在赛后均表示体能并非重要因素,两人输球各有内因——张宁是完全不在状态,而谢杏芳则是因为场上战术单一,调整变化不及时所致。女单教练唐学华称,近来张宁与谢杏芳均状态不佳,而为亚运会准备良久依然无法进行有效调整这一点本身已经暴露了长期处在世界顶峰的中国女单存在的缺乏危机感、缺乏积极应战意识的问题。谢杏芳在打法上的硬伤更是说明中国女单“高处不胜寒”,未能主动寻求新的发展。

由此看来,一直令国羽高枕无忧的女子单打面向二00八已经积攒了很多功课要做。另一大隐忧是,亚运会本也是新人集中亮相之地,如果说男单方面,小将陈金总算在团体战的关键时刻略显身手,那么女单方面,除了张宁与谢杏芳之外,此番在多哈更无可提之名。虽说不能凭此一役论英雄,但张宁毕竟已是老将,她与谢杏芳的双保险到底有多牢固?这一双保险亚运会会失效,谁又能保证奥运会能确保保险。没有小将的主动出击,再牢固的双保险都会令人悬心。

男双方面,第一双打蔡赟/傅海峰从团体赛就开始输球,人们对其最多的评价便是“精力不集中”,作为目前世界羽坛最是战乱不断的项目,本就无固定优势可言的他们若是再做不到全身心投入,任何赛事都有可能瞬间葬身于千军万马。

男单陶菲克的状态颇为可畏,这个昔日全靠情绪打球的“坏小子”此次在多哈显示出前所未有的镇定与成熟,三战林丹,在头二阵皆拼尽全力败北的情况下,依旧意志顽强,最终在决赛中完美取胜。对于林丹而言,眼前最郁闷的已经不是项上亚运银牌,而是面对愈发坚强的天才对手,自己究竟怎样变得更加强大。

当然,中国羽球在多哈绝非尽是郁闷之事,高崚与郑波新近配对便取得混双冠军颇令人欣慰,某种程度上说,张军的离开几乎没有影响我们的混双优势,平稳过渡已经实现。

不管怎样,像过去的多届亚运会一样,多哈对于中国羽球依旧是阴霾一片,其中的亚运怪圈或者根本就是一种没道理的自欺欺人,事实是,中国羽球需要更多的努力方有望在北京奥运会迎来晴空一片。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