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 73,997  刘翔 71,859  郭晶晶 65,335  易建联 32,143  孙悦 25,311  博尔特 12,776 

   

深圳晚报:是男人就要勇敢战斗到最后一滴血
http://2008.QQ.com   2008年08月14日19:50   深圳晚报   我要评论(0)   

本报特派记者 深蓝

在距离京城并不遥远的秦皇岛,一个区区两万坐席的体育场里的一幕,依然有必要被中国球迷记住。8月13日,在这个海风飘渺的夜晚,中国国奥队与本届奥运会永别了。

汉语常常用“再见”一词来表达离别之意,但这个词用在这里可能会引起很多球迷的别扭甚至反感,他们不想再见到这支代表中国男人的队伍,而事实上,即使想在世界大赛上见到也很难再有机会。然而,对于中国足球,你爱它恨它,酣畅淋漓地骂它,那是因为你的血还没有凉,你的心还没有老,你的梦想还没有死去。

球坛霸主巴西人的球品和球技对于中国人来说,应永远刻骨铭心,他们的表现绝不仅仅是对东道主的友好与善意,而是在中国足球最阴冷的年代,给了这些替罪羔羊们以尊严——小罗打满了全场,这已经足以让黯然离去的中国足球心存感激。

然而,即便中国军团在本次奥运会上第一次荣登金牌榜首,也无法弥补中国足球在国人心中投下的阴影。尽管中国人在奥运史上终于有了第一个进球,但是,正是这一点不足以让我们感到脸上有光。

对于全世界的球迷来说,法兰克福的中国杨和英超的孙继海,都不如郑智对西塞的伤害留给他们的印象更深,而在几天前的沈阳

体中心,比利时人的两个进球,遭到一个姓谭的对手的报复,他踢碎了比利时球员的两个睾丸,两名比利时医生决定起诉姓谭的那个人。这样的阴影导致友善的巴西人在秦皇岛送别中国队的时候,不时地像羚羊一样跳过一脚脚的飞铲。

让我们把眼光越过中国足球的江河湖海,去遥望上个世纪二三十年代的旧中国。

如今很多人都知道刘长春曾是中国奥运第一人,但可能很少有人知道中国足球的首次奥运之旅。刘长春曾参加过两次奥运会,1932年,他孑然一身赴洛杉矶,而1936年的第十一届奥运会,他的同伴中就有中国足球队,其结果是在小组赛中以零比二被英国队淘汰。

这个历史细节很少被人提及,这实在非常令人遗憾——因为那不仅是中国足球的奥运破冰之旅,而且,那支球队的队长是素有“亚洲球王”之美誉的李惠堂。

李惠堂后来曾被欧洲权威媒体评为世界“五大球王”之一,他的卧射绝技为贝利赞叹不已。他一生进球总数近两千个,这个世界纪录不知现在是否作古。柏林奥运会之后,李惠堂率队出访英国,与英国队再战,曾先后以1比0和2比1领先,在终场前20分钟被对手以3比2反超。 当时,阿森纳和巴黎红星队都看中了李惠堂,但被这个淳朴的客家人婉拒。

这个夜晚,是李惠堂无论如何也无法预想到的。

中国足球的症结何在,非本文寥寥数语可以廓清,但有一点终究是不争之事实——足球是当今世界上影响力最广、商品化程度最高的体育项目,而在中国,由足协去领导国足,无异于让工会去管理企业。始终背着“5·19”历史罪名的曾雪麟老人坦言:他当时作为主教练连遣派哪个球员上场都没有决定权。

施大爷走了,米卢走了,他们的背影不无悲伤。而今识尽愁滋味,欲说还休——我不相信本山大叔是为了忽悠才来趟中国足球联赛的浑水,那么,中国足球的严酷冬天还要持续多久?这一代人还能不能等到春花烂漫的时候?!

“泉涸,鱼相与处于陆,相呴以湿,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 这是《庄子》“大宗师”篇中的故事。意思是说,鱼儿们搁 浅在陆地上,与其用最后的口沫相互滋润,终究无法逃脱死亡的命运,不如相互忘却,游走于江河湖海。

相濡以沫,不如相忘于江湖。在这个中国足球万籁俱寂的夜晚,我想起很多年前写过一篇文章的标题——“是你的球迷才为你哭泣”。鲁迅先生说:“真的猛士敢于直面惨淡的人生,敢于正视淋漓的鲜血。”历史的罪人只能交由历史去审判,现实的斗士只能在浴血白刃的拼杀中才能存活。

在我们已经有充足的理由去悲伤,去痛苦,去绝望的时候,我们应该想起在国破家亡年代的热血同胞——球王李惠堂,想起在这个夜晚,秦皇岛球场上始终露出微笑的,长发飘飘的罗纳尔迪尼奥,想想那些抱着小足球准备去运动场的孩子,如果你还是一个男人,如果你还残存最后一点点血性,那么,你要为名誉而战,你要勇敢地去战斗,直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发表评论
名人博客 杨威 肖钦 程菲 陈燮霞 龙清泉 张湘祥 刘春红 廖辉 陈艳青 林丹 鲍春来 高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