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 73,997  刘翔 71,859  郭晶晶 65,335  易建联 32,143  孙悦 25,311  博尔特 12,776 

   

俄罗斯射击队集体哑火 6旬教练遭遇奥运悲情
http://2008.QQ.com   2008年08月17日20:01   新华网   我要评论(0)   

新华网北京8月17日奥运专电 题:也许,人生本无完美 ——射击教练拉普金的奥运悲情

新华社记者郝薇薇 李铮

他是多么期待一次完美的谢幕啊,然后带着荣耀骄傲地离开。36年教练生涯,已经历过7届奥运荣光,偏偏在最需要辉煌的最后时刻黯淡无光。67岁的年龄,已没有重新再来的可能。

“我会遗憾,我会非常非常的遗憾。我一直觉得生活幸福无比,曾经的艰难岁月都挺过来了,但……”俄罗斯步手枪射击队主教练拉普金满脸怅然,眼里弥漫着淡淡的哀伤。

四年前的雅典,俄罗斯射击队在雅典奥运会斩获3金4银3铜;四年后的北京,却集体“哑火”,一金未得,只带走2银2铜。

拉普京曾是名优秀射手,3次世界冠军和10次欧洲冠军。1972年,31岁的他开始执掌教鞭。从1976年的蒙特利尔到2008年的北京,这位功勋教练员是名副其实的奥运“八朝元老”。

16年前,在阳光灿烂的巴塞罗那,第一次以主教练身份督战的拉普金迎来了职业生涯的第一个辉煌时刻,5金2银1铜的骄人战绩,无人能及。但此后,他的生活却骤然陷入低谷。

“1992年,当我们从巴塞罗那载誉归来,所有人却都被解雇了。”

“我很想成为俄罗斯队主教练。但你知道,那个年代的口号就是‘破坏一切’,一切都该是崭新的。我参加了主教练应聘,却遭到了拒绝。说实话,这很没面子。于是,我彻底离开了体育。”

一位名人朋友介绍拉普金到公司担任顾问,一个虚职。“他们给我发工资,我只要偶尔去那里转转、说说话就行。我想做什么就做什么,很自由。”

虽然衣食无忧,但拉普金的内心却深藏着失意与痛楚。

“这样的日子过了好几个月,我都认不出自己来了。任何小事都能让我发怒。生活变得毫无意义。那时,我一回到家,妻子和儿子就跑到房间里躲起来,害怕我向他们发脾气。”

1993年,拉普金终于如愿以偿地成为俄罗斯步手枪射击队主教练,回到了他朝思暮想的枪馆。

“听到这个消息,我几乎是一路奔过去的”,拉普金回忆说。

从1993年到2008年,他在这个位置上呆了整整15个年头,其间,率领弟子赢得世界冠军无数。唯独这次,在北京,他们没能带着金牌回家。

推开俄罗斯队休息室的门,满头银发的拉普金斜靠在椅子上,旁边是步枪教练弗拉索夫和射击协会官员,三个人都默然无语。

“出现这个结果,一定得有人负责,而我将承担所有责任。”失望、遗憾、痛心……,拉普金心里一定滋味杂陈,但他却勇敢地把所有的“残酷”揽在身上。

靠着苏联留下的家底,俄罗斯射击支撑到现在。柴火总有烧完的时候,而这却恰恰发生在拉普金最需要光亮和温暖的时刻。

拉普金是个很可爱的老头儿,天生的乐天派。他总是穿着一件青灰色的马甲,脖子上挂着一副相机,有时,手里还会握着望远镜;笑起来,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和蔼可亲。

北京奥运会后,拉普金打算先休息一段时间,他的心太疲惫。

“我将工作到年底,合同明年1月1日到期,到时不会续签。但我不想完全离开射击。如果,有人觉得我能帮上忙,我很乐意提供帮助。我会做很多……”

其实,执著也是一种完美。

发表评论
名人博客 杨威 肖钦 程菲 陈燮霞 龙清泉 张湘祥 刘春红 廖辉 陈艳青 林丹 鲍春来 高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