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 73,997  刘翔 71,859  郭晶晶 65,335  易建联 32,143  孙悦 25,311  博尔特 12,776 

   

埃蒙斯:我定会因祸得福 第三次也许时来运转
http://2008.QQ.com   2008年08月22日11:44   解放网   我要评论(0)   
[1] [2]下一页

每一届奥运会上,总会有“奇迹”上演。有时候这些“奇迹”发生在运动员超常发挥,刷新世界纪录的时候;但有时候,这些“奇迹”却以另一种全然不同的面貌呈现在世人面前。而马修·埃蒙斯,无疑是被后一种“奇迹”眷顾的“幸运儿”。

无边幸福淹没噩梦重现

“四年前,当很多中国人欣喜一位叫贾占波的选手夺冠时,记住了我,一个美国射击运动员的名字——马修·埃蒙斯。我最后一枪的离奇脱靶,为他实现金牌之梦助了一臂之力。原来,四年只是一次轮回——当4.4环让世界愕然的时候,我只想在你怀里放声哭泣。全世界都在问:‘埃蒙斯怎么了?’他们永远不会知道答案,我只告诉你——其实,你不用为我难过,因为我在美国,你在捷克,长期相隔大洋的我们,能在北京共度这些日子,已是我最大的享受。亲爱的,别为我哭泣,赢了你,输了世界又如何?”——马修·埃蒙斯

杨澜:在丈夫遇到困难的那些时刻,对他微笑是一件难事吗?

卡捷琳娜·埃蒙斯:一点都不难,我被4.4环震惊之后,倒是笑了出来,因为太不可思议了。我想,怎么又发生了?我觉得,既然如此,那好吧,好吧。

杨澜:马修,你怎么说的?

马修·埃蒙斯:还能怎么样,这事情离奇得你只能一笑了之,你没法因为它伤心流泪,这是个很好的玩笑。

卡捷琳娜:这确实是个很好的玩笑,当时我想那种情况发生一次就够了,结果又来了一次。

马修:两次够多了。

杨澜:马修走到你跟前的时候,我们看到你轻轻拍了拍他的脸,说了点什么?

卡捷琳娜:我说这可能是命中注定。

杨澜:马修,最后一枪的失误又重演了,你当时在回忆四年前打错靶的事情吗?

马修:没有没有。简单来说就是这样:我拿起枪,把枪口从靶子上方落下,直到对准靶心,在我对准靶心的过程中,我在扳机上施了一点力,而在我轻轻施力的时候,枪就击发了。

杨澜:那就是无意识的。经常发生这种事情吗?

马修:从来没有,仅有的两次都是在奥运会上,都是媒体关注的比赛,他们老是会记着这事。而实际上我每年都要打二三十场重大比赛,而这种情况从来没发生过。很多情况下,我是凭最后一枪赢得胜利的,因为最后一枪打的好。而这两次诡异的事件,我也解释不了。

杨澜:这种诡异是天意吗?

马修:咱们得等着瞧了。我觉得肯定会因祸得福的,但我还不知道这个好事会是什么。上一次的奥运会我觉得……

卡捷琳娜:是为了让我们相见,我们正是因此,才说上话的。

“你的支持让我心安”

杨澜:凯蒂参加第一轮比赛的时候,你也在那儿观战吗?

马修:是的,我全程都在她身后。

杨澜:你担心吗,紧张吗?

马修:紧张,非常紧张。

杨澜:怎么个紧张法,浑身出汗吗?

马修:没有那么严重。我不知道怎么解释,就是一种焦虑,对我们两人来说,看对方比赛很不容易。

杨澜:那你为什么要看呢,干嘛不回奥运村去?

马修:那样会更紧张。因为在比赛的人,不管是她还是我,其中一个需要帮助的时候,我们中的另一个都能够想办法帮他(她)。另外我们也很熟悉对方的赛事,可以互相依赖,不管是在比赛上有什么需要,还是只是想聊天,另一个人都会在那里。

卡捷琳娜:确实是这样,有很多来自外界的压力,我们还比较擅长避免受这些压力的影响。但有时候在场上的时候,还是会感受到这种压力,你发现自己很想赢得这场比赛,我就觉得自己在气步枪上有很大的机会,他也知道在卧射和三姿里面有很好的机会。正因为你很想赢,但又不能太多地想着赢,这样会妨碍你做好手中的事情,你要避免分散自己的注意力。一旦这种情况发生,我们就会走到对方那里去聊一聊,我们差不多24小时形影不离,就像我在气步枪比赛中做的那样,当时情况很好,我打了好几个10环,我挺有信心全部打到10环。有一阵我觉得可能会出现失误,那时候还剩下大概8枪,我开始有一种奇怪的感觉,感觉自己可能会只打个9环。我不想在离目标很近的时候犯错,我就把枪放下,走到后面去,跟马修和我爸爸说了几句话。我们没谈什么具体的事情,但我很快就冷静下来,回到靶位后我又打了8个10环。

杨澜:你们在比赛的时候会回头看对方吗?

卡捷琳娜:有时候我们会互相看一眼,就想确定对方就在那里。

杨澜:当知道对方就在你身后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感觉?

卡捷琳娜:就是一种有人支持你的感觉。

杨澜:这也是良好的团队精神的表现,虽然你们一个在美国队,一个在捷克队,但是你们都在“埃蒙斯队”。

马修:可以这么说。

[1] [2]下一页
发表评论
名人博客 杨威 肖钦 程菲 陈燮霞 龙清泉 张湘祥 刘春红 廖辉 陈艳青 林丹 鲍春来 高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