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 73,997  刘翔 71,859  郭晶晶 65,335  易建联 32,143  孙悦 25,311  博尔特 12,776 

   

“富豪体育”走俏俄罗斯
http://2008.QQ.com   2008年08月23日21:14   晶报   我要评论(0)   

曾几何时,苏联式体育体制一直是中国体育的模板。但在1991年后,俄罗斯的体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其体育管理部门的民间色彩也越来越重。尤其是现在,很有俄罗斯特色的“富豪体育”在俄罗斯体育中起到了一种很特殊的作用。

商体结合的“模范”

近年来,钱多得花不出去的俄罗斯富豪们纷纷追随阿布拉莫维奇的足迹“投身”职业足球。走出国门固然是一条路,但更多的俄罗斯新贵似乎更“钟情”积贫积患的民族体育事业,向各单项体育协会猛砸钱甚至亲自担当一把手,形成了颇具俄罗斯特色的“富豪体育”现象。以下是四位商体结合的“模范”。

○俄罗斯射击协会主席

弗拉基米尔·利辛

弗拉基米尔·利辛控制着庞大的冶金工业帝国。根据俄罗斯版《福布斯》的富豪排名榜,利辛以239亿美元资产紧随阿布位居第四。

利辛是个射击迷,2002年正式入主俄罗斯射击协会。上任之后,他做的第一件大事就是为俄国家射击队修建一个现代化的训练基地。此外,他还单独设立了俄罗斯杯射击比赛,以高额奖金激励运动员创造佳绩。北京奥运会期间,利辛特地为俄罗斯运动员在北京射击馆附近租下一栋别墅。这样的条件,与名枪涅斯特鲁耶夫当年只能靠开出租、当售货员来谋生不可同日而语。涅斯特鲁耶夫坦言,他通过比赛从射击协会和其他方面获得的奖金可以让他的生活“过得很舒服”。

但是,青黄不接的俄罗斯射击队在北京奥运会上的表现令利辛大失所望,确定了4金2银3铜的目标,结果只拿回不痛不痒的2银2铜。这让利辛明白,向队员分发奖金只能带来短期效应,要想重振俄罗斯射击雄风,必须找到一个标本兼治的办法。

据俄步手枪射击队主教练拉普金透露,这位富豪主席打算对射击运动进行长期投资:制定完整的发展规划,从娃娃抓起,恢复自下而上的人才培养体系。

○俄罗斯体操协会主席

安德烈·科斯丁

“冰美人”霍尔金娜和“体操沙皇”涅莫夫已是俄罗斯体操的过去时。2004年的雅典,俄罗斯体操队一金未得,而2000年的悉尼,他们带着5枚金牌回家。2006年,俄罗斯外贸银行老板安德烈·科斯丁接手病态尽显的俄罗斯体操。

上任伊始,科斯丁就提出了明确的“施政纲领”:巩固青少年体校的物质和技术基础、改善教练员与专家的工作环境、支持有奥运参赛经验的老运动员。

两年的时间太短暂。北京奥运会上,俄罗斯体操队仅收获2枚铜牌,他们的目标是金银铜各一枚。不知道,四年后他们会有怎样的表现。

○俄罗斯摔跤协会庇护人委员会主席

苏莱曼·克里莫夫

在俄版《福布斯》今年5月公布的富豪榜上,42岁的苏莱曼·克里莫夫以184亿美元资产位列第八。他所掌控的“纳夫塔-莫斯科”投资公司,拥有俄罗斯储蓄银行价值6亿美元的6%的股份和俄罗斯天然气工业公司价值50亿美元的4.5%的股份,同时,他还是俄罗斯联邦委员会(上议院)委员。

克里莫夫曾在苏联战略导弹部队服役过。投资体育,他的高明之处在于没有直接将俄罗斯摔跤协会主席一职揽在身上,而是在此之上建立一个庇护人委员会专门保证摔跤协会的财政开支、监督资金分配以及制定长期战略发展规划。

雅典奥运会后,克里莫夫便开始了与俄罗斯摔跤协会的合作。从2006年至2008年,在担任俄摔跤协会庇护人委员会主席两年间,他为这项运动投入了10亿卢布(约3亿人民币)。

不能说克里莫夫的金钱解决了俄罗斯摔跤的全部问题,但起码解决了很多问题。俄古典式摔跤三届奥运冠军卡雷林回忆说,苏联解体后的那段艰难年代,一次参加世锦赛,队里竟然连队医都请不起。现在,随着条件好转,不少到国外执教的俄罗斯教练纷纷返乡。

北京奥运会,俄罗斯摔跤队是俄罗斯代表团中表现最好的队伍之一,获得了6金3银2铜。

○俄罗斯击剑协会主席

阿利什尔·乌斯曼诺夫

很多人都知道,有个俄罗斯富豪想收购英超豪门阿森纳俱乐部且已拥有“枪手”24%的股份,也知道,有个俄罗斯富翁一掷千金“叫停”了苏富比拍卖会,只为把原本属于俄罗斯的艺术珍品带回祖国;但很少有人知道,这实际上是一个人,他叫阿利什尔·乌斯曼诺夫,俄罗斯天然气投资控股公司总经理,俄罗斯击剑协会和欧洲击剑联合会“双料”主席。

这位拥有95亿美元资产的第19位最有钱的俄罗斯人曾是一名佩剑运动员,获得过“运动健将”称号,上世纪70年代还曾入选过乌兹别克斯坦共和国击剑队。2001年,乌斯曼诺夫接管俄罗斯击剑协会,七年时间里,他把俄罗斯击剑运动从没人管的“孤儿”境地中挽救了出来。2007年圣彼得堡世锦赛,俄罗斯击剑已显露复苏迹象,尤其是佩剑,男女个人冠军都被他们夺走。

北京奥运会上,以2金1银3铜为目标的俄罗斯剑客却没能闪出太耀眼的刀光剑影,但也靠女子花剑团体取得一枚金牌。

不过,乌斯曼诺夫还在通过别的方式为俄罗斯奥运代表团作贡献。他在北京市区一家高档酒店租下厅堂,作为俄罗斯奥林匹克媒体俱乐部,帮代表团搞公关。

对中国有启示

这几位富翁的“富翁体育”,有几个共同特点:不是一窝蜂地凑到热门项目上;不是一时头脑发热而第二天就改主意;不是自己冲到第一线去指手画脚,有的甚至连主席也不当……

俄罗斯亿万富翁留下的体育印记不仅如此。2004年兵败雅典后,俄罗斯举国震惊。2005年,包括切尔西俱乐部老板阿布拉莫维奇、卢科伊石油公司总裁阿列克别罗夫、阿尔法银行总裁阿文在内的10位声名显赫的俄罗斯富豪成立了一个支持俄罗斯奥运人基金会,向备战奥运会的俄罗斯运动员、教练员和专家,往届奥运会冠军和奥运奖牌获得者以及功勋卓著的老运动员提供经济帮助。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亲自担任该基金会庇护人委员会主席,政府对“富豪体育”的态度由此可见一斑。

不管这些富翁们的本意是什么,回报社会也好,沽名钓誉也好,但在客观事实上,连俄罗斯代表团新闻发言人施维茨也承认:这些商界名流在一定程度上推动了俄罗斯体育的发展。

从毁灭到重建,俄罗斯体育还在一条长路上艰苦跋涉。无论如何,诸多方面都在努力,试图重现俄罗斯体育的荣光。

对于曾师从苏联的中国人来说,无论是中国的体育管理部门,还是中国的亿万富翁们,是否又从中学习到了什么?

据新华社北京8月22日奥运专电

发表评论
名人博客 杨威 肖钦 程菲 陈燮霞 龙清泉 张湘祥 刘春红 廖辉 陈艳青 林丹 鲍春来 高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