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 73,997  刘翔 71,859  郭晶晶 65,335  易建联 32,143  孙悦 25,311  博尔特 12,776 

   

后奥运时代五种综合症
http://2008.QQ.com   2008年08月27日14:05   腾讯体育   我要评论(0)   

编者按:历代中国人都有着浓厚的会瘾,一日不开会,总觉得嘴里快闲出个淡来。在奥运会休会的日子里,中国观众依然对奥林匹克一往情深,种种后奥运时代的癔症不期而至。

1、电视综合症

眼神视力下降了近一个百分点

作为一名合格的奥林匹克体育发烧友,参与方式可分为现场直击和电视侧击。对于多数无法深入伟大首都祖国心脏的体育迷而言,弘扬奥林匹克精神,参与奥林匹克运动的最简单最明确的方式就是跟电视死磕。在奥运会行进中的17个日日夜夜里,无数电视观众17天如一日,孜孜不倦地在眼眶支撑两根火柴棒,与不断发动突袭的磕睡虫进行着英勇卓绝的斗争。他们将自己深埋在沙发堆里,两眼神采奕奕——千万不要以为屏幕上有美女在逡巡,艳遇在铺展,其实他们只是见到了金子——准确地说是金牌,因而眼神里流露出金子的光芒。

如今,在奥运会溜走的日子里,他们依然无法告别电视时代。每天早上,他们会习惯性地从被窝里面钻出来,来一个鲤鱼打挺,拼命刷新门户网站,见证一下中国军团奖牌数量的递增情况,以防错过任何一枚奖牌出产的历史性时刻。但遗憾的是,中国军团的金牌数量永远定格在51枚了。

随后,他们会下意识打开电视,跟这个宠物抱个团儿,等着中国健儿拿金牌。结果,电视机再也不亮出金牌了,只是一味地“亮剑”。体育发烧友这才意识到,奥运会结束了,电视机时代已经玩完了。然后他们会惊奇地发现,薪水单因为旷工,被老板打上了折上折,只剩下两千来块。而且,更为严重的是,眼神越发不好使了,视力下降了近一个百分点。于是,哥们赶紧使劲揉搓了三遍眼保健操进行补救,终于眼神拨乱反正了。更为严重的事情发生了,原来之前因为眼睛迷离,把薪水单看走了一个小数点,薪水本该是两百来块。

2、单双号适应症

翻看日历表强迫症

为缓解北京奥运交通压力,北京市政府实施单双号,把上路车辆劈去一半,以保证道路畅行。私家车主在出行前,首先考虑的,并非油罐是否如中国奥运代表团一样加满油,而是今天是几月几号,今夕何夕。如果记错了猴年马月,那么后果将会很严重。一旦意气风发启程上路,就将一路遭遇罚单招呼。大概是被罚怕了的缘故,车主在后奥运会时代将面临单双号切换恐惧症,亟需心理缓解和疏导。

某些记忆力衰退,常年糊涂的车主,一定会在出门前患上强迫症,一遍遍反复校对日历表,以确认日期准确无误。等单双号解禁的那一天,一定有很多车主依然会遵循这一古老原则,让爱车坐“球监”。结果结果可想而知,当一位糊涂的双号车主在双号日出行,惊奇地发现单号车也堂而皇之地上路时,他一定会对自己的这一做法感到疑惑:是否自己犯禁了呢?于是,他把车子急忙停靠在路边,通过手机日历翻看北京时间。最终,他发现自己没有不正常,对方也没有不正常,而是制序恢复正常了。

当车主终于欣慰地感受到,自己可以随时随地开车上路,就如随时随地解开裤子大小便一样轻松时,另一个未经确认的噩耗传来了。据称,有热心的北京市民考虑到城市空气好转,建议单双号长期实行。于是,车主们在患上查看单双号强迫症后,又患上了另一种疾病:单双号实行忧虑症。如果这一制度长期执行下去,那么后果将是,所有车主都将库存两辆车,一单一双,天下无双——以便于冲破层层阻力成功上路。长此以往,空气质量非但得不到改善,还将面临恶化的重大威胁。这个时候,决策部门还敢解禁单双号吗?

如果真有种这么做了,那么在人口大爆炸,人品大爆发之后,二环至五环路上肯定要上演汽车大爆炸以及粗口大爆发了。

3、刘翔崇拜症

翔迷的偏执幻想症

刘翔关键时刻的突然“挂靴”,令人错愕不及。篡改那句广告语就是:我的心飞了起来,结果刘翔顿时飞不了了。

刘翔所处的田径 项目,不同于举重跳水体操等中国强势项目。后三类体育项目,中国队随便玩儿,玩HIGH了就披金戴银,不知不觉中穿上“黄金甲”了。但田径不同,它的弱势造就了刘翔的强势。人们看刘翔,更倾向于是在呼唤心中的强者。自己当不了英雄,就借助别人来实现。

刘翔这是在这一寒碜背景下应运而生的人物。他可以打破西方人在这一领域的独裁垄断,以亚洲人的身份介入圆桌谈判,强行揽过话语权。作为同胞,我们自然乐见这一壮举时常发生。人同此心,我们国人太习惯被别人代表了,就当刘翔全权代表我们吧。

于是,从110米栏预赛起始,刘翔就背负了13亿双眼睛,如芒刺背。正如韩寒所言,横亘在他面前的,不是10个栏,而是13亿个栏。

结果如你所知,刘翔仅仅是露了个面,然后留给世人一个悲凉的背影图。被“雷婆”冬日娜雷哭的,也不是刘翔,而是史冬鹏。最终,刘翔的“罢赛”便宜了罗伯斯,但民间智库库存的大大问号是,如果刘翔参赛,结果将会怎样?

这是一个无解的问题,因为时间不可逆。2008年注定要留下这个缺憾,2012年或许可以弥补一下。

受苦的一定是翔迷了。他们最最无法接受刘翔退赛的硬性事实。后奥运时代,他们一定会出现刘翔复制“雅典奇迹”的错觉。这是典型的“刘翔癔症”。症状具体特征为,当人们回望罗伯斯夺冠这一新闻事件时,他们一定会掺和一句:“要是刘翔在该多好。”

这些人多半是偏于幻想的:经常想象刘翔在110米兰风驰电掣,经常梦见高中时代暗恋的美眉暗送秋波。醒来后,他们方才发现,自己定格的肢体形态为:从床上一路滚落下来倒栽葱在了地板之上;口腔里不时喷薄着白沫。

屋子里没有英雄刘翔,没有漂亮美眉,只有凄惨伤员一例。

4、空气清新症

烟民易出现紧张盗汗症状

奥运村的天是晴朗的天,奥运村的村民好喜欢。奥运期间,北京城像庄稼汉为整治蝗虫疯狂喷洒农药一般,大量喷洒空气清新剂。洒水车像一个洁癖患者一般,来回三班倒地搓洗地皮,私家车辆也按照单双号法则被一劈两半。于是,空气像玻璃一样被擦拭洁净了,蓝天白云也得见天日了,城市里有了乡村乐土的味道。

公共场所不得随意吸烟,污染源头被紧急取缔。后奥运时代,烟民掏烟时一定会有种偷鸡摸狗做贼的感觉:第一个动作为四下张望确认周边无人,第二个行为是抖抖呵呵地掏出烟盒和火机,然后于墙角阴暗处将烟嘴点上明火。随后的吮烟过程一定是充满快感的:一半是烟瘾刺激,一半是计策得逞后的庆幸与得意。但这一小伎俩往往逃脱不了肩戴红袖章的执法大妈的“法眼”——都说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此言不虚。老大妈常常蹑手蹑脚地漂移至烟民身后,然后右手轻拍其左肩。统一台词是:“小伙子,把烟掐了。”正在遭受尼古丁毒害的青年受此一惊,烟不用掐,直接掉地上了。如此一来,小伙子不仅受到了道义谴责,还受到了经济处罚——随地乱扔垃圾罚款五元,烟屁股没能吮吸完毕折去五元,总计损失十元人民币。而且,此等烟民在吸烟时易出现紧张、盗汗等症状,就生怕有人从背后突袭如来佛掌。这样的警惕心也会引发误会,比如一位老朋友突然从身后拍来一巴掌。年轻烟民往往会以为老大妈习惯性杀到,于是使劲暴嘬几口烟屁股以将损失降到最低。结果,耳畔并未响起:“小伙,此处禁止吸烟”的训斥,而是招来“哥们,给我来一根”的一声问候。

5、街道整齐症

眼里再也容不进沙子

奥运那阵子,洒水车将地表蹭了又蹭,北京街道仿佛是加盖了一层红地毯,纤尘不染。走在马路牙子上,路人还真不好意思往洁净如镜的地面上倾倒垃圾,就像不好意思往自家卧室地板上啐口浓痰。

有了如此整齐的道路归置,很多路人常年累积下来的陋习都有所收敛。比如,你不慎咳嗽了一声之后,就会有意识地含着这口浓痰,将之从始发地运送至目的地痰盂嘴。比如,你手持一个空饮料瓶,面对一马平川的地皮,你真不好意思把他随手处置了,而是会将他安顿好,送至垃圾回收站,帮它找到失散多日的兄弟姐妹。

整洁的路面,容易使我们患上强烈的洁癖症,激发浓厚的自我环保意识。

当然对于那些屡教不改的同胞,自然会有热心红袖箍大妈来收拾他们。大妈们的觉悟意识都很高,理论基本功扎实。她们可以从你随意丢弃的一根烟头,一片纸屑,联系到人品问题,然后上升到国家民族荣誉高度。在这一说服教育过程中,你也许不服也许不屑,但大妈们苦口婆心,趁机全面推广“绿色奥运”的普世真义,从理论高度将你一棍子打死。种种唾沫星子翻飞的高论终于让你屈服至心悦诚服,拜倒在她们喷薄如滔滔江水的碎嘴皮底下。当你认识到了错误,提高了觉悟后,她们才会对你实施解禁,欣然予以放行。

从此,你变成了一个不会对路面卫生构成威胁的人,基本也就脱离了“四害人群”你也学会了批评和教育他人,并且可以通过宏大辩论来驳倒对方。你将整洁街道视为美丽家园,并随时准备与反对者发动一场论战。总而言之,你成为了一个讲究保洁的人,一个爱护环境的人,一个不求回报的义务卫生员,一个眼里容不进沙子的话痨教育工作者。郑晓蔚

发表评论
名人博客 杨威 肖钦 程菲 陈燮霞 龙清泉 张湘祥 刘春红 廖辉 陈艳青 林丹 鲍春来 高崚
Tencent AI La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