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明 73,997  刘翔 71,859  郭晶晶 65,335  易建联 32,143  孙悦 25,311  博尔特 12,776 

   

肖钦母校招生三人报名 优势项目面临尴尬境地
http://2008.QQ.com   2008年11月27日18:48   现代快报   我要评论(0)   

肖钦母校招生三人报名 优势项目面临尴尬境地

11月21日,“2008中国十佳劳伦斯冠军奖”颁奖晚会在北京落幕,这一刻,北京奥运会真正被写入历史。

不过,当中国军团在北京奥运会上取得辉煌成绩的同时,一个危险的信号却向中国体育不断闪着红灯。近日,记者采访南京的几个基层体校时发现,如今业余体校面临招生困难、运动员出路难找等众多问题的困扰。据了解,如此惨淡的境况在国内各省市的基层体校均普遍存在。

优势项目无人报名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基层体校现在最大的隐忧就是招生难,特别是体操、重竞技、击剑等中国军团的优势项目。

肖钦的母校——南京中山东路体校是南京基层体育的一个先进单位,南京历史上一共有三位奥运冠军,其中的两位——赵蕊蕊和肖钦就是从这里培养出来的。从某种意义上来说,这里也是南京体育人才的“黄埔军校”。不过校长杨欣生这段日子有些愁眉苦脸,虽说体校弟子肖钦在奥运会上夺冠给中山东路体校增了不少光,但恰恰在体操这个项目上,体校目前招生出现了很大的困难。

杨校长告诉记者,“别看中国体操队在奥运会上披金挂银十分风光,但是在我们体校,体操的招生是最让我头疼的。”记者了解到,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中山东路体校曾在报纸上登了一则体操班招生信息,一个豆腐块大的新闻,结果有1500多名孩子来报名,这些学生和家长把整个体校堵得水泄不通。但是自从桑兰事件后,整个体操招生一下就凉了下来。前不久,体校曾印发了四百份招生广告,分发到了附近的各个幼儿园,结果只有三个家长领着孩子来体校报名。

因为体校还承担着省运会的任务,如此招生境况让杨校长也有苦说不出。杨校长说:“现在我们体操队的孩子大都是一些外来者的孩子,由于他们大都来自外省市,户口都不在南京,所以要代表南京参加省运会,在注册资格上也存在一些问题。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办法了。”

据了解,除了体操外,举重柔道等重竞技项目也是如此。目前各个项目中只有篮球乒乓球网球的招生比较好。这些项目因为市场化程度高,孩子们也都乐意来练。包括足球在内的众多项目的基层招生都不是十分理想,有的是因为项目本身发展前景不诱人,有的则是因为国内环境太差。

体教结合仍有不足

体教结合,是现阶段国内较为普遍的一种办学模式,即孩子的学习由所在学校来负责,训练比赛由业余体校负责,这样,孩子的学习和训练问题都得到了解决,而孩子既可以代表学校参加省中小学生的比赛,也可以参加省运会这样的体育系统大赛,从而实现一种双赢。

南京市是体教结合实施较早,也是较为成功的城市,说起南京的学生体育,九中的男篮、三中的女排、梅园中学的男排、长江路小学的体操在南京乃至全国都是小有名气,不少学校甚至获得过多次世界冠军。体教结合最大的优势就是可以借学校的知名度吸引生源,有不少孩子练体育都是冲着这些名校而去的。

但是记者也了解到,现在各个学校抓学习成绩都非常紧,不少体教结合的学校,就面临着一种进退两难的尴尬。一位知情人告诉记者,“现在学校考核老师就是看均分,成绩达不到要求的,老师甚至要被扣罚奖金。但是体育生的成绩一般都不理想,特别是一些名校,那和普通生的差距就更大了。如果一个班有两三个体育生,一个班的均分将被落下个两三分这也是很正常的。所以经常出现学校老师为了给体育生抓学业,孩子到六七点才能放学的情况。而体校一般训练在下午两节课后就开始了,学校老师不放人,体校的训练又被耽误了,这就导致了两者间经常出现摩擦。”

一位老体育工作者对此有些无奈,他说:“现行的特招生规定,如果运动员达到了国家二级的标准,进入高校只要达到二本线的60%即可,如果是国家一级运动员,政策更为宽松。所以运动成绩过硬,学习成绩相对跟上普通生的中下游水平,被高校录取是不难的。教育系统在考核体教结合的学校时,倘若能出台一个更为科学公平的考核方式,这样不仅可以提高学校的积极性,也可以使体教结合能够更健康地发展。否则像现在这样,彼此都有自己的难处,最终苦的是这些孩子。如果真的运动成绩也不行,学习成绩也不行,那么孩子的出路就真成了大问题。”

体育成读书的跳板

在国外,孩子练体育全是凭自己的兴趣爱好,家长一般不会横加干涉。但是在国内,不少孩子和家长并不喜欢体育,而选择练体育就是为了借助这个平台能够选择一个不错的学校或者出路。

记者在采访时就遇到一名将代表江苏参加第11届全运会的跳高运动员——陈程。陈程是公园路体校一手培养出来的,小学时参加区运动会,被教练程胜利选中,开始了专业训练。到了中学以后,平常在六中学习,放学后就到公园路体校训练。在被问到为什么会选择练习跳高时,陈程直接说:“就想把运动当作一条捷径。”他说的“捷径”指的就是在升学时,可以凭借体育方面的成绩特招进名校。陈程就是通过特招进入了理想的大学。陈程说他自己成绩不好,“在班里排到十名以后了,而且我们班算差的”。但是因为出色的身体条件和运动天赋,陈程是国家健将级运动员,最好成绩是2米24。高考时,南京的许多高校纷纷向他抛出了橄榄枝,成了各大高校的香饽饽。

东南大学体育系主任陈宇介绍说:“国家对高校招收体育生人数有一定的限制,不能超过总招生人数的1%,一个大学一年也就招了三十几个吧。”南京其他招收体育生的高校还有南大、南理工、南师大等,总招生人数也就一百多人。而南京每年高考大军中练体育的孩子则大大超过这个数目,在跳板变窄的情况下,能像陈程那样幸运的毕竟是在少数。

由于练体育的动机不是那么纯正,不少即便有资质成为专业运动员的孩子,最终都选择借助这个平台去读书,所以导致基层体校的人才流失很多,成才率也不高。

一位知情人说,现在不少孩子不愿意进专业队,就是因为如果在专业队混不出名堂,退役后还是要回高校上学,再找工作。有时甚至出现省队教练下基层来“抢人”的局面,很多家长宁愿孩子读大学也不去专业队,不少是因为教练都承诺家长,孩子只要好好练将来肯定进国家队或者能拿世界冠军,才进专业队的。如此局面最终发展成学校和专业队“争夺”人才,这也是中国体育在发展中需要解决的一个问题。

实习生 夏静娴 快报记者 付智勇

发表评论
名人博客 杨威 肖钦 程菲 陈燮霞 龙清泉 张湘祥 刘春红 廖辉 陈艳青 林丹 鲍春来 高崚